江庶

主坑盗笔,是个(咸鱼)写手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漫威/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四.星河永别(下)

“吴邪,王盟呢?”霍秀秀摆弄着手中的白粉花,“他的花束弄好了,你拿给他吧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。”吴邪不耐烦地道,“他把水晶球摔了,走了。”

“啊?不会吧,我这儿还有一份……诶,黎簇?”

“咳咳……快,快拿上剑!”黎簇跑得咳嗽,“西之高原……西之高原!”

吴邪皱皱眉拿起刀:“怎么了?月人不在黄昏来。”

张起灵喊了一句:“快走,王盟在那儿。”
吴邪瞬间脑子一片空白,手一抖差点连刀都没抓住。

王盟摔断了自己的左臂,残肢划过天空,下方是月人贪婪的目光。

青金石贝壳状的断口尖锐而锋利,他向着前方跑去。

无数箭雨袭来,他在箭之间穿梭。一缕长发被打碎,散于空中。他夺过一把藕色长箭抵着箭雨,他那黑曜石的长刀早已被打的千疮百孔。他嫌烦,索性扔掉了。“这就是我的命运——我被带走的命运。”

白粉被剥下无数,他将自己的腿化为长剑。“就让我这样走吧。”他轻声道,一支投枪穿心而过。他咳了一声,反手把它拔了出来。“会有人替我照顾他……陪着他。”

也爱着他。

他摔在黑云上,又爬起来,自言自语道:“听说当年第一代占卜师也是这样走的。”

他甩开投枪,无数冤魂散开。

“只不过没有挣扎罢了!”他从空中坠下,眼眸却瞥见了草地上朝他伸出手的吴邪。

如果我能回去,我就告诉他。王盟这样想着,伸出了碎裂的右手。告诉他我爱他。

一切都好似在这一瞬静止,夕阳余晖照耀在两人未能交握的双手上。那一瞬,旌旗,花瓣,青金,什么都没了。

“王盟?”吴邪有点惊诧,他猛然间才醒悟,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,“王盟——!”

王盟柔软的青金发丝从他的指尖划过,破碎的躯干散在了海中与月人的钵盆中。王盟的脖颈被一箭射穿,与躯干分离。

“不——”吴邪甩开双刀,借着悬崖跃上云端。

“吴邪!”身后是黎簇的呼喊,“来不及了!”

黑云逐渐收拢,月人已经准备撤离。

爱离别苦,五阴盛苦。

吴邪的碎片纷飞,他被月人一刀斩下黑云。腰部断裂,他没能救下王盟。他的手伸向天空,月人的身影愈发遥远。

“王盟。”吴邪伸手轻轻捧起他的头颅,细细端详着。王盟紧闭的双眼不知何时才能睁开,他右眼的无垠星海不知是否还能重新闪耀。

吴邪重重地吻下去,他再也忍不住,泪滴在了草地上。

我爱你,求你回来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四.星河永别(上)
 


王盟最后还是留了头发,为了吴邪的手。他剪头发的时候,吴邪就在一旁看着。对面的王盟略微有点儿拘谨,眼神瞟着窗外的蝴蝶,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那青眸里蕴含着连绵无垠的青金星海,青绿里沉郁着万里的星河青兰。

靛蓝色长发从耳边利落地断下,王盟最终对上了吴邪的目光:“不习惯我这样吗?”

吴邪细细地打量着他,轻声道:“不……我喜欢。”

三千年间,两人并肩作战。月人的进化还在继续着,但王盟的占卜力量也越来越强大,这种兵来将挡的日子倒也使宝石之国出奇地安宁。

直到有一天晚上,吴邪叩开王盟的房门,给他讲了阿宁的故事。王盟凝视着那个水晶球,久久没有说话。霎时间,他明白了当年吴二白那句话的意思——“能知道未来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”。是,真不是什么好事。死神会光顾的职业根本没有人愿意干,偏偏他一个人傻逼兮兮得像得了宝似的。他也懂了月人疯狂进化的原因,说白了就是“充实”自己再灭了他。

他看向吴邪,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怨气。但这股气他没地方撒,因为这怨不得别人,只能怨他自己太傻。

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那个水晶球上。它静静地躺在那块天鹅绒布上,散发着幽幽的银光。

王盟发狠地扑上去,猛地揪起那块布,水晶球被掀到空中,砸在地上成了一堆碎片。银白色的烟雾旋转着消失在空气中。

碎块当当地在地上跳着,一下一下砸在王盟的心上。“你干什么!你疯了吗!”吴邪眼睁睁地看着水晶球被摔碎。他冲上去,用布小心翼翼地把碎片一块一块捡起来包好。

王盟静静地站在一旁,看他做完这一切才开口:“都结束了,不会再有这该死的占卜了。”他心里很清楚,没有水晶球的帮助是无法预测长久之后的事的,最多提早一个小时。

吴邪把水晶球的碎片放到一边,起身盯着王盟道:“你很了不起啊?说砸就砸。”他的语气很冷,听得王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。

“这是我的东西,你管不着。”王盟垂下眼睛,但底气明显不足。

吴邪盯着王盟没有说话,半晌,抬脚踹向他腹部。王盟没有防备,朝后倒下去。一柜子东西被碰倒,哗啦啦掉了一地。

王盟捂着腹部挣扎着爬起来,喉咙里细小的呜咽声被掩盖得很好。他手臂上全是裂纹,一把揪住吴邪的衣领,吼道:“你他妈懂什么!”他冥冥中知道不应该把这股气撒给吴邪,但他实在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。

王盟索性把所有的矜持与稳重全部撕开,骂道:“又不是你被月人盯上,你他妈当然体会不到!我才不在乎什么占卜什么未来,我只想活下去。”他双眼渐渐发红了,松开揪着吴邪的手,低着头摔门而去。

“……你回来。”已经走到门口的王盟被这么硬生生叫住,“我叫你回来。”

王盟头也不回地朝前走,头发上的碎金掉了一地。他低着头朝前走,等抬头时,他已站在西之高原上。

他侧身坐着,两条腿垂在悬崖上空。夕阳十分,风是柔的,光是暖的。

他闭起双眼。

梵音悄然而至,长箭袭向打盹的王盟。
“哈,很好……”他睁开眼,起身拔刀对准了天上的黑点。

“——来吧!”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三.危机(下)



王盟一大早醒过来的时候,开门就看见吴邪站在门口。

“怎么了?”他迷迷糊糊地问。

“出警戒。”吴邪简短地回答道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紧张感,这次的月人是他们闻所未闻的,可心中又稍稍有点安稳——至少,他们不会措手不及。

吴邪紧握刀柄,看着天空中愈来愈大的黑点,轻声道:“来了。”

那黑点伸出尖锐的刺,忽地有了形状,勾勒出月人的模样。滚滚黑云从黑色中涌出,成排的月人探出黑云,淡雅的藕色让人刹那间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错觉。

随着乐声的收尾,黑云盘桓在月人的脚底,所有的月人都暴露在了晴空之下——可他们没有看到那如同铰链一般的钩索。

难道王盟判断错误?吴邪转头看了一眼王盟。王盟也有些犹豫,但他不相信水晶球会错。

犹豫间,吴邪和胖子已经冲上去了。两人在箭雨中穿行,有时突然快速闪开,原本所在的地方就落下一片箭簇。

冲到近处时两人分开,一左一右凌空跃起,准确地落到那片黑云边缘,没有停留便朝中心杀去。

他们在月人的断肢中回合,朝上一跃。胖子伸刀给吴邪做踏板,吴邪借机朝上又跃一层;而胖子借着吴邪的蹬力,向下挥刀把月人首领劈成两半。

吴邪在空中看到在月人莲藕的孔洞中,似乎有什么东西——是钩索。他已经处在下落阶段,没办法再改变身体移动路径。

“胖子!”他大喊。胖子抬头一看,刚想去帮吴邪,就感觉身旁劲风乍起,他想也没想就往旁边一滚,回头看时才发现偷袭他的是其中一支钩索。

他来不及帮吴邪,得先解了自己的围。

吴邪看着朝自己伸过来的钩索,挥刀劈砍。钩索往后灵巧地一避,缠上了吴邪的刀。

刀脱手了。刀刃折射出的强光在那一瞬间淹没了吴邪的身躯。

强光过后,一抹蓝色的身影从斜里刺出,砍断了吴邪身旁的三根钩索。

是王盟。

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,就在刚刚吴邪和胖子冲出去的时候,来自未来的画面又进入了他的脑海,他看见锐利的钩索划过,更加坚定了他的判断。

吴邪来不及说一句谢谢,纵身伸手接住他的刀便向前杀去。

藕块横飞,利刃交叠。

他们齐齐跃下黑云,月人刹那间烟消云散。

王盟看向吴邪,视线却定格在了他的左手上——原本拥有白暂五指的地方此刻却空空荡荡。刚才的战斗中,吴邪的左手被钩索拦腕斩断。“你——”他欲言又止。吴邪看了看,无所谓道:“没事,小花能修好它的。”

王盟和胖子默默地看着他。半晌,胖子道:“走吧。”

解雨臣蹲下来仔细地看了看断口,然后问他们:“手呢?”吴邪耸肩:“丢了。”解雨臣面无表情地起身回答吴邪:“那我就没有办法了。”他看着吴邪一脸要掐死他的表情,抢先道:“不过,还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“说。”吴邪抱臂看着他,摆出了一副你要是弄不好就砍死你的模样。

解雨臣笑了笑:“王盟是青金石,他的材质很适合你。所以,唯一的办法是你等一段时间,等王盟把头发留长。”

王盟看向吴邪,吴邪看向解雨臣,解雨臣回看向吴邪,摊了摊手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三.危机(上)

吴邪对于这个问题稍稍异样了下,随后点了点头:“是有点儿。上次那支箭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,我以前从来没有失手过。”

王盟把吴邪拉到水晶球边上,指着里面的月人图像道:“你看这里,月人首领的四周还有带着钩子的索链——这样的月人,是比我们之前见到的要厉害吧?而且肯定也比那两位大佬遇见的月人要难打的多。”

吴邪一头雾水,什么索链,他什么都没看见,只看见水晶球里一团浑浊的雾气。王盟侧头见他一脸茫然,有些奇怪地问:“你……看不见吗?”

“当然看不见,看得见我就是占卜师了。”吴邪抱臂道,“不过,按你的说法,这些月人的确在不断进化。”

“是的,而且他们每一次来都会进化。”王盟说,“进化的还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
吴邪皱了皱眉:“妈的,这个‘副本’对新人也太不友好了。你刚才看到的触手月人是什么时候的?”

“明天。”王盟回答,“还是在我们警戒区域的那一块。”

吴邪在离开王盟那儿之后没有立即回自己房间,而是绕道上了三楼。他走到走廊尽头,敲响了黑瞎子的房门。

门开了,是那张一直戴着墨镜的脸。“什么事?”他问。

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月人在不断进化?”吴邪说,“而且,月人几乎每来一次就更新一下系统。”

黑瞎子点头:“是哑巴张先发现的。他们进化的速度太快,指不定哪天就变成妖怪,到达你我都无法匹敌的地步。”

“那将会是场灾难……”吴邪喃喃道,“不过,怎么会?”他突然觉得事情不对劲,几十年前月人的进化速度并没有这么快。

“所以,这就是问题所在。他们拼命进化一定是有原因的,因为不论哪一种生物,对自己的重新锻造都是痛苦而又漫长的。”黑瞎子说。

“对了,”吴邪刚想走又折回来,补充道,“王盟看见了明天的月人——进化出了钩子一般的触手。看上去不好对付,你们要不来支援一下。”

黑瞎子笑笑:“你他娘的没这么弱吧,去找那胖子吧,他体型大,估计月人钩不住他。”

吴邪笑骂道:“放屁,我只是一边打一边照顾王盟,不太顾得过来,容易出危险,所以要找帮手。”他离开黑瞎子那儿,在走廊上徘徊了一会儿,径直朝胖子的房间走去。

“帮你去打月人?不是吧吴邪,几日不见,又他娘的变弱鸡了啊?”胖子听完吴邪的来意嚷道,“我和大潘同志在家里搞战术策略挺好的,鬼才去打月人啊。”

吴邪翻了个白眼:“你他娘的才是弱鸡。兄弟有难你不帮,再见吧您那。”他没好气地道,学胖子来了几句京腔。

胖子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,半晌忽地坐了起来,好像是想起了什么。他说:“说实话,这段时间我觉得月人变得越来越奇怪。”

吴邪的面色一下子沉下来了:“你们也发现了?”
胖子点点头,彼此心照不宣,都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事。

“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吴邪问,这是最关键的问题。

胖子想了想,掰着手指列出了几条可能性:“这我最近也在想,第一,他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灭了我们。但这不太可能,因为这样他们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再收集到新的宝石了;第二,他们察觉到了对于他们很不利的东西出现了,你来看。”他从床上下来,拉着吴邪走到一张地图边,拿手指了指一个地方。

他的房间挂了几张地图,上面用红笔密密麻麻标注着月人出没的地点以及时间。吴邪仔细看了看胖子指的地方,发现那里用黑笔重重地圈了好几圈,旁边还标注着一行小字:“占卜师一号,失踪。”

降临派。

潘寒视角。

“我们需要主的降临来消灭全人类,而你一直在阻止主的降临,申玉菲。人类已经不可救药了。”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她,语气逐渐变得平静而又冷淡。

“你是拯救派,一直都是。你知道降临派内部太多的秘密了,我们把信任托付给了错误的人。”

她冷笑,略带自豪地抬了抬头:“对,一直都是。并且我差一点就要成功了。”

“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掉猎人的手心,你这几天一直在躲着我。”开枪的瞬间,她闪到了沙发背后。

一枪落空。

我愣了愣,她得以在这几秒钟内开枪还击。子弹嵌入了身后的墙壁,趁她从沙发后探头地空隙伸手甩出一枪。

两枪落空。

——还有三发子弹。

五秒钟的死寂。她的脚步声渐渐靠过来,转身从墙壁后闪出,剩下三枪全部命中。

她跌倒在脚边,楼下传来了说话声,只得从后门迅速撤离。不好意思,你们来晚了。只是,魏成为什么不在。

拯救派和降临派势必是水火不容的,撕破脸只是时间问题。

——“申玉菲同志是不是你杀的。”

“我当时只是自卫,是她先开的枪!”

“好吧,让我们姑且先相信你的理由。”统帅的声音冷下来,血管里的血似乎也冷了下来。

“——统帅,您……是否是降临派?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二.占卜师的故事(下)

王盟有个水晶球的事传的很快,不明所以的人们猜测着这个新来的王盟莫不是脑子有问题,整天对这个透明玻璃球神神叨叨的。但是黑瞎子看见水晶球后,皱了皱眉,快步去找吴二白。

他敲门进去,开口就问:“水晶球是你给的?”

吴二白点点头。

“我们当初不是说了吗,这个水晶球不能再拿出来。”黑瞎子道,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与严重性。

吴二白看着黑瞎子,他的目光透过那副墨镜,扎到了黑瞎子的心里:“你也迷信吗?”

黑瞎子愣了一下,随即摇摇头。

“我想打个赌。”吴二白说,“赌他不会被带上月球。”

黑瞎子盯着吴二白,他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话来。他走出房间,和上门的一刹那,他似乎听见了吴二白轻声的叹息。

“哑巴,你怎么看?”黑瞎子从吴二白那里离开后就去找了张起灵,他总觉得这样做不仅冒险,而且极其荒唐。作为战斗力很弱而且很脆的占卜师,月人无论如何都能轻易地带走他。

张起灵默默地听完,想了想,说:“加强警戒。”黑瞎子点头,这大概是唯一的办法了。半晌,他突然笑了:“说实话,我倒真想看看这小子能挺多久。”

张起灵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风把他额前的碎发吹乱,宝石折射着阳光在大地上闪耀。两个人的谈话随着一阵风远去,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张起灵突然抽出了背后的刀,拽了一把黑瞎子就向前冲去。黑瞎子回头一看,空中的黑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,他扶了扶墨镜,从腰间抽出短刀,朝月人冲去。

两个人如同两道黑影,一前一后。空气剧烈地扭曲起来,绕着梵音,古刀一挥。

利刃破空,精准而迅速地断开月人的脆弱的脖颈。手腕用力,刀锋旋转,张起灵把古刀作为一个支柱,自己借力腾空跃起。黑瞎子看见后,伸手与张起灵握住,借他的力朝更高的地方跃去。

双手紧握,黑瞎子落地的时候把张起灵甩上了高空。晴空无边,浮云交叠。黑金的暗光仿佛利刃与盾,藕色的箭矛划破天空却又铮铮落地。

张起灵踩上黑瞎子的肩,刀刃翻转着朝着月人的“器”挥斩而去。诡异的莲藕孔洞中,空无一物。

雾缓缓散开,两人默契地从黑云之上跳下。

黑瞎子把短刀插回腰间看向张起灵——他沉默着把古刀插回了刀鞘。

“怎么了,在为那个小家伙担心吗?”黑瞎子问。

张起灵摇摇头:“这次的月人和我们上次遇到的不太一样,他们似乎会不断地增强。”

黑瞎子想了想,确实,这次的月人数量比上次多,而且所用的武器似乎也经过改良。

“太快了。”他叹气。月人的进化速度和宝石学习战斗技巧的速度相比,实在是天差地别。他问张起灵:“你很早就发现了吗?”

“嗯,但是很难确认,月人很少连续两天在同一地点出没。不过这次的月人,比我上次交锋时实在要强太多。”张起灵道。他隐隐担心,这样下去,迟早有一天看到的不是月人,而是——怪物。

吴邪有些气愤地拉开了王盟房间的门,他看见王盟坐在窗边摆弄着他的水晶球。

“你怎么不出警戒!”吴邪质问道。

王盟指了指他的水晶球:“月人今天已经来过了,不用出警戒啦。”

吴邪挑了挑眉,王盟继续说:“我昨天就从水晶球里看见了,有两道黑影一下子就把月人打垮了。”他停了停,忍不住补充道,“好酷啊,他们是谁?”

吴邪想了想,两道黑影,只有可能是他们了。他说:“拿长刀的是张起灵,圆粒金刚石,硬度10;拿短刀的是黑瞎子,黑钻,硬度10。”

王盟盯着水晶球里闪动的月人图像,忽然问:“吴邪,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月人越来越难打了?”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二.占卜师的故事(上)

阿宁喜欢星空,她喜欢长时间地抬头仰望,一动不动,感受着千里之外的星星们的呼吸与心跳——她坚信,这些星星都是“活着的”。以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方式活着。

她的头发近乎透明,透着淡蓝色,仿佛映着天空,映着大海。到晚上,就会映上星空。她的眼睛也是淡然的淡蓝,那蓝色同她忧郁的心情一般,总是若隐若现。

她总认为,只有星星才能理解她。直到吴二白给了她一只水晶球。

她能透过星空看到未来。

很奇怪,每一位占卜师的占卜能力都是与众不容的。她近乎疯狂地迷恋上了这只水晶球,因为她认为她找到了另一个能理解她的东西。

这个宝石的国度在她的不断预言下,渐渐战无不胜。他们总能十分精确地预言到月人的进攻,并提前做好防御和部署。

那三千年间,一切都是和平的。

月人按捺不住了,他们那颗贪婪的心永不会满足。于是他们开始调查,是什么让这群宝石突然间变得强大起来的。

最后,他们终于发现了阿宁——这个近乎透明的占卜师。他们制定了计划,决定把占卜师带回月亮——正好,天青石也是他们所喜欢的。

阿宁从水晶球里看见了月人的粉碎计划。她只是叹了一口气。

她知道,就算能预知未来,除了能及时应对,无法更改。因为,命运本来就是不可被人所左右的啊。

于是在一天晚上,她留下了水晶球,去追寻她的星空。

她在夜晚被月人带走,无人知晓。

其他人在第二天寻找她的时候,只找到了她留下的水晶球和月人不小心遗漏的一片碎片。

后几任占卜师,无一例外地被带上了月球。于是人们都说,拿到水晶球的人,就是被死神选中的人。

之后,吴二白召集张起灵和黑瞎子密谈了很久。

在那之后,水晶球就被长久地封存在抽屉里。

而在水晶球被封存的这近万年间,再没有诞生过占卜师。

——直到王盟的降临。

吴二白隐隐地担心,他不会是最后一位被带上月球的占卜师,但,他会不会是第一位不被带上月球的呢?

他不知道。

眉间的沟壑又深了一寸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一.青金石(下)

“怎么搞成这幅样子?”解雨臣看见吴邪抱着王盟走进来的时候,皱眉道。

吴邪把王盟一块一块放在手术台上,边放边说:“这孩子伸手接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我,但是他硬度只有5。”

“那你可得好好谢谢他,碎掉的滋味没那么好受。”解雨臣道。躺在手术台上的王盟突然冒出一句:“妈的,大意了。”正在帮解雨臣找药的吴邪听见后,手上的动作顿了顿,忍住了没把王盟变得更碎的冲动。

解雨臣看了看吴邪拿过来的药,转身忙碌起来,他一块一块把王盟的碎片拼好,然后一点一点粘回去。王盟一动不动地看着解雨臣,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他头也没抬:“解雨臣,金红石,硬度6。”

王盟默默地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。

等解雨臣把他粘好的时候,王盟又是原来的王盟了。

夕阳的绚丽余晖曝在医务室里,将他细长的眼眸染上缕缕橘色。他看的带了额,入目皆为纯粹的暖橘色,那是黎明与黑暗暧昧不清的分界线。

“愿世间万物都如这般美好。”王盟喃喃道,侧头望着吴邪。

吴邪在一旁默默听着,他懂王盟话里的意思。半晌,他开口:“战斗,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”

他微微仰头,一缕余晖打在他的肩膀上,金绿的光芒一时仿佛极昼霞光,折射着温柔而神秘的色彩,交错着艳丽的青绿与沉默着的青金的璀璨光芒,沉郁着夜下星光熠熠中轻柔温和的风声,带着夕阳余晖的浓烈深沉。

王盟眯起眸子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他想起之前说过的话,眼神不由得又黯淡下来。

“我不喜欢这样。”王盟说。他拿起搁在一旁的刀,闷头离开了窗边。他走了几步,忽然停下来:“我今天……似乎看见了未来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就是,战斗之前……”王盟回忆道。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和他两只眼睛的颜色有关系,但是异色瞳在宝石之中真的不算多见。

吴邪想了想,他没见过这种情况:“走,我们去找我二叔。”

叩开厚重的大门,那个精明睿智的人端坐其中,宛如雕塑一般。黑发中掺杂着些许白丝。这个使所有宝石有了家的人啊,却也依旧敌不过岁月。

“二叔?”吴邪轻声道。

吴二白睁开了眼睛:“很晚了。”

“老师,”王盟犹豫了一下,确认了这个称呼,“我看见了未来。”

吴二白转过身,脸上掠过一丝诧异:“你会占卜?”

王盟想了想,点点头:“如果这样就是占卜,那算是吧。”他看着吴二白走到一个抽屉前,伸手拉动了那个已经静止千年的铜环。吴二白把手伸进去,拿出来一只水晶球。

水晶球用天鹅绒的布包着,散发着银色的光芒。

吴二白捧着水晶球走到王盟身边,王盟看着这个球,他的面孔倒映在上面。

“你的占卜本领异于常人。”吴二白道,“水晶球能帮你更好的发挥你的能力。但是要小心,如果你直接接触这只水晶球,你有可能会碎掉。”王盟轻轻地接过水晶球,球隔着鹅绒布沁出一种冰冰凉凉的温度,很舒服。

“吴邪,你先回去吧,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王盟说。”吴二白轻声道,声音平稳,不带任何感情。吴邪有些好奇地看看吴二白,还是离开了。

王盟捧着水晶球站在原地,吴二白在他对面坐下,少有的犹豫过后,他开口道:“你确定要成为占卜师吗,能知道未来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。”王盟愣了,他不太明白吴二白话里的意思。

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
“这不是一个一般人能负担的起的职务,况且你还很年轻。”吴二白道,“能预知未来,就意味着无敌。”

他不明白:“那不是很好吗?”

吴二白摇头,说出了那句他曾听到过的话:“战斗,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”

王盟不解,但是他也没有继续说什么,就这么拿着水晶球回房间去了。

吴二白凝望着那个曾经放着水晶球的抽屉。他走到抽屉边,拿起了抽屉里的另一样东西。

那是来自阿宁的碎片,天青石,硬度3.5。

这块碎片从这只水晶球被存放在这儿起就跟随它一起存在了。碎片的主人就是第一任占卜师。

可是她却永远地留在了月球上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一.青金石(上)

“这是王盟,青金石,硬度5。”吴二白找到一大早正在房间佩剑的吴邪,对他说,“以后你们一组吧。”

吴邪看了看王盟,又看了看吴二白:“好的,二叔。”

“叫老师。”吴二白皱皱眉,面无表情地离开了。

王盟看着吴二白消失在拐角处,才回头看看吴邪,欲言又止。吴邪说:“我是吴邪,金绿猫眼石,硬度8.5。以后就跟着我负责白天的警戒吧,不过,那么脆,要小心啊。”

“……吴、吴邪?”王盟憋了半天,憋出了吴邪的名字,还有点口齿不清。吴邪盯着他看,暗自腹诽:这孩子,怕不是个傻子。他兀自朝前走,王盟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。

吴邪带王盟去选了把刀,他看到王盟握住刀柄的时候,眼睛似乎亮了一下。

“合适吗,合适就这把了。”吴邪道。

王盟挥了挥刀,点点头。

警戒的时候,吴邪一招一式地教王盟耍刀的技巧,吴邪擅长耍双刀,不过单刀也不赖。王盟学的很认真。

风吹过草地发出沙沙的响声,王盟学累了,躺在草地上睁眼盯着云休息。刀搁在一旁,压倒一片草。

吴邪盯着这个小家伙。

靛色长发,隐约闪烁金的光芒,那光芒折射在他颈上,温和而又柔美。

因性脆的原因,王盟连睫毛都带着冰纹,细细的纹路沁着金丝。

他的右眼星海无垠,左眼却是绿松石一般的青绿。

细细碎碎的金掺进了眼睛,深邃,聪慧。

他很不一般。吴邪这么想着,把王盟从地上喊了起来。

王盟翻了个身爬起来,闭眼像只慵懒的猫一样伸了个懒腰,他睁眼的时候,一把刀赫然横在眼前。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才发现原来是吴邪。

“你、你干吗啊!”王盟抱怨了一句,瞪着眼睛看向吴邪。

吴邪反手把刀准确地插进了刀鞘:“这么没有警惕性,在战斗中可是会吃亏的。”王盟愣愣地看着他,随后低下头嘀嘀咕咕地摆弄着手中的刀。

梵音自天际传来,王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音乐,他猛地抬头,看见了天边乍现的黑点。吴邪活动了一下手脚,对王盟道:“待在这儿别动保护好自己,你看好了!”

王盟盯着那个愈来愈大的黑点,忽地好似坠入了一谭湖水。他看见一支锋利的箭簇当胸射向在空中奋力进攻的人——而那个人,是吴邪。

王盟从湖水中挣扎出来,他刚才看见了未来。吴邪一边跑一边甩出了双刀,他腾空跃起,用刀面叮叮当当地挡住了箭雨。双手一挥,刀刃划过的地方,月人被拦腰斩断。他借力进行了二段跳,准备给予月人必杀的一击——可他的余光瞥到了不知从何方飞来的一支箭簇。

他慌忙躲避,整个人在空中失了平衡,狼狈地坠了下去。月人的手朝他不甘地伸着,似乎要把他拽向贪婪的怀抱。

王盟飞跑过去,接住了坠落的吴邪。他没做好准备,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支离破碎。吴邪咕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。

吴邪没什么事,不过要不是王盟那一接,就是再硬的宝石也得碎。他爬起来看向天空,月人已经退去。他转过头,发现王盟正看着他。

既然在材质上有了差距,那么在外貌上绝对是平等的。王盟充分体现了这句话。

身体碎裂的程度很大,而他的面庞上竟毫无裂痕。

他的靛色长发已经断了一半,发上的碎金似乎变得更为稀碎了。

“我怎么样?”王盟沙哑道。吴邪摇摇头收起刀,拾起王盟的碎片和肢体去找解雨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