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六.左手、汪盟与取舍(下)

黑瞎子没想到吴邪的反应这么激烈。他被打了一拳之后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着手还击。他揪住吴邪的胳膊别到身后,另一只手拎住他的后领子往后使劲一贯一撒手,吴邪就随着惯性直挺挺地倒在了自己房间的地板上。他爬起来给了黑瞎子一脚,自己伸手从旁边的柜子上抽出了刀。

黑瞎子来时没有带刀,他原本以为吴邪会一下子同意的。现在的情况来看,除非把吴邪打趴下,否则他不会同意。黑瞎子想着,扶了扶墨镜,上前两步突然跃起,左手摁住吴邪拿刀的右手,两条腿缠上吴邪的脖颈,扭身一绞。吴邪从他握住自己右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,现在顺着黑瞎子扭身的力也一转身,两个人硬是在空中完成了一百八十度的转体,双双落到地上。

两人一落地就迅速分开,吴邪身上已经有多处裂痕,而黑瞎子却完好如初。吴邪反握刀柄挥刀砍去,黑瞎子正向左挥拳却突然矮身扫向他的下盘。吴邪早就料到黑瞎子会来这么一招,迅速把刀往下一架,抵住了黑瞎子的腿。这一招其实很阴人,突如其来地改变进攻路线往往会使敌方措手不及——而这就是他黑瞎子的风格。

黑瞎子被刀卡住腿后并没有停下来,反而两条腿一起夹住刀,靠着腰部的力量又是一百八十度的一绞,刀直接脱手。黑瞎子脚尖一挑把刀攥到自己手里,快速一挥砍断了吴邪的半条腿——本来能砍掉一条的,但是吴邪这些年的训练不是白练的,他在黑瞎子拿到刀之后条件反射地向后一翻,但还是迟了些。

吴邪失去重心跌倒在地,他伸出一只手撑住柜子,勉强让自己站起来。黑瞎子朝放王盟头颅匣子的方向走了一步,吴邪张口威胁道:“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。”

黑瞎子转过头看着他,墨镜后面是捉摸不透的目光:“你想再断一条腿吗,吴邪?”他不再理会吴邪,弯腰拿起盒子径直走了。吴邪望着空荡荡的走廊,心里一阵酸楚。他只是叹了口气,靠着柜子慢慢坐了下来。

他扯出他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水晶挂坠,握在手心里。

——王盟,你看。千百年来的生活只会使他们的感情变得麻木,他们早已不懂得什么是爱,什么是恨,什么是喜悦,什么又是悲伤。他们只记得战斗,不停地战斗。他们可悲吗?不,因为我们都一样。我迟早也会变成他们那样,是不是?迟早也会忘掉之前挂念、珍惜的一切。然后——战斗就成了我们生存的唯一意义。

吴邪最后是被路过的黎簇架去医务室的,解雨臣看见吴邪这副模样,只是叹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


汪盟的手术在晚上进行,解雨臣说要在充分安静的环境里动手术。王盟的头颅被解雨臣带上白手套的双手小心地捧出,摆在汪盟脖颈的断口前。躯干的主人一动不动地躺在手术台上,头颅的主人或许正从月亮上注视着一切——或许他看不到,毕竟他的眼睛还在这儿。

清冷的月光和着烛台里的火光洒在医务室里,解雨臣躬身忙碌着,不时地用手术刀进行修整。沉青色的发丝从匣子中滑出,柔软地垂下;属于智者的头颅紧闭着双眼。几个小时之后,疲惫不堪地解雨臣让一直等在一边的黎簇把吴邪叫了过来。

——现在“他”醒了。

吴邪没睡,他跟着黎簇快步走进医务室,正好看见王盟的眼睛睁开。他站在这具由青金石组成的躯体前,欲言又止——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喊他。吴邪低垂着头,默默听着汪盟的自言自语。

“可真是漂亮啊——想不到居然是美丽的帝王青……”

“这眼珠……是成色上等的浅钴绿松石?”
“我喜欢。”

吴邪叹了一声,尘埃在空气中飞扬。他曾经无数次期盼着那双沉淀着千万星河的眸子能为他再次闪耀,然而等来的只是另一个灵魂的低声赞叹。“王盟……”他攥紧浅灰色的手套,又无力垂下。

解雨臣正在一旁做最后的康复检查,他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手术台上的人回答道:“汪盟。”解雨臣点点头对他道: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汪盟慢慢地翻身下了手术台,他脑子还有点晕,但不得不说这颗头颅为他增色不少,整体的色泽看上去不知比原来好多少倍。汪盟走出医务室的时候被吴邪一把拉住,吴邪压低声音用着不带感情地声音说道:“我要你以后做事之前都用你这颗脑袋好好想想,它的主人是个聪明人,我不希望它落到一个笨蛋头上。还有——和我组队,好吗?”

吴邪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并不仓促,他只是认为,那一双映满星辰大海的眼睛能给予他无数慰藉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