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一.青金石(上)

“这是王盟,青金石,硬度5。”吴二白找到一大早正在房间佩剑的吴邪,对他说,“以后你们一组吧。”

吴邪看了看王盟,又看了看吴二白:“好的,二叔。”

“叫老师。”吴二白皱皱眉,面无表情地离开了。

王盟看着吴二白消失在拐角处,才回头看看吴邪,欲言又止。吴邪说:“我是吴邪,金绿猫眼石,硬度8.5。以后就跟着我负责白天的警戒吧,不过,那么脆,要小心啊。”

“……吴、吴邪?”王盟憋了半天,憋出了吴邪的名字,还有点口齿不清。吴邪盯着他看,暗自腹诽:这孩子,怕不是个傻子。他兀自朝前走,王盟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。

吴邪带王盟去选了把刀,他看到王盟握住刀柄的时候,眼睛似乎亮了一下。

“合适吗,合适就这把了。”吴邪道。

王盟挥了挥刀,点点头。

警戒的时候,吴邪一招一式地教王盟耍刀的技巧,吴邪擅长耍双刀,不过单刀也不赖。王盟学的很认真。

风吹过草地发出沙沙的响声,王盟学累了,躺在草地上睁眼盯着云休息。刀搁在一旁,压倒一片草。

吴邪盯着这个小家伙。

靛色长发,隐约闪烁金的光芒,那光芒折射在他颈上,温和而又柔美。

因性脆的原因,王盟连睫毛都带着冰纹,细细的纹路沁着金丝。

他的右眼星海无垠,左眼却是绿松石一般的青绿。细细碎碎的金掺进了眼睛,深邃,聪慧。

他很不一般。吴邪这么想着,把王盟从地上喊了起来。但王盟或许并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充满智慧。他天生对一切情感迟钝。

王盟翻了个身爬起来,闭眼像只慵懒的猫一样伸了个懒腰,他睁眼的时候,一把刀赫然横在眼前。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才发现原来是吴邪。

“你、你干吗啊!”王盟抱怨了一句,瞪着眼睛看向吴邪。

吴邪反手把刀准确地插进了刀鞘:“这么没有警惕性,在战斗中可是会吃亏的。”王盟愣愣地看着他,随后低下头嘀嘀咕咕地摆弄着手中的刀。

梵音自天际传来,王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音乐,他猛地抬头,看见了天边乍现的黑点。吴邪活动了一下手脚,对王盟道:“待在这儿别动保护好自己,你看好了!”

王盟盯着那个愈来愈大的黑点,忽地好似坠入了一谭湖水。他看见一支锋利的箭簇当胸射向在空中奋力进攻的人——而那个人,是吴邪。

王盟从湖水中挣扎出来,他刚才看见了未来。

吴邪一边跑一边甩出了双刀,他腾空跃起,用刀面叮叮当当地挡住了箭雨。双手一挥,刀刃划过的地方,月人被拦腰斩断。他借力进行了二段跳,准备给予月人必杀的一击——可他的余光瞥到了不知从何方飞来的一支箭簇。

他慌忙躲避,整个人在空中失了平衡,狼狈地坠了下去。月人的手朝他不甘地伸着,似乎要把他拽向贪婪的怀抱。

王盟飞跑过去,接住了坠落的吴邪。他没做好准备,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支离破碎。吴邪咕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。

吴邪没什么事,不过要不是王盟那一接,就是再硬的宝石也得碎。他爬起来看向天空,月人已经退去。他转过头,发现王盟正看着他。

既然在材质上有了差距,那么在外貌上绝对是平等的。王盟充分体现了这句话。

身体碎裂的程度很大,而他的面庞上竟毫无裂痕。

他的靛色长发已经断了一半,发上的碎金似乎变得更为稀碎了。

“我怎么样?”王盟沙哑道。吴邪摇摇头收起刀,拾起王盟的碎片和肢体去找解雨臣。

评论(1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