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一.青金石(下)

“怎么搞成这幅样子?”解雨臣看见吴邪抱着王盟走进来的时候,皱眉道。

吴邪把王盟一块一块放在手术台上,边放边说:“这孩子伸手接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我,但是他硬度只有5。”

“那你可得好好谢谢他,碎掉的滋味没那么好受。”解雨臣道。躺在手术台上的王盟突然冒出一句:“妈的,大意了。”正在帮解雨臣找药的吴邪听见后,手上的动作顿了顿,忍住了没把王盟变得更碎的冲动。

解雨臣看了看吴邪拿过来的药,转身忙碌起来,他一块一块把王盟的碎片拼好,然后一点一点粘回去。王盟一动不动地看着解雨臣,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他头也没抬:“解雨臣,金红石,硬度6。”

王盟默默地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。

等解雨臣把他粘好的时候,王盟又是原来的王盟了。

夕阳的绚丽余晖曝在医务室里,将他细长的眼眸染上缕缕橘色。他看的带了额,入目皆为纯粹的暖橘色,那是黎明与黑暗暧昧不清的分界线。

“愿世间万物都如这般美好。”王盟喃喃道,侧头望着吴邪。

吴邪在一旁默默听着,他懂王盟话里的意思。半晌,他开口:“战斗,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”

他微微仰头,一缕余晖打在他的肩膀上,金绿的光芒一时仿佛极昼霞光,折射着温柔而神秘的色彩,交错着艳丽的青绿与沉默着的青金的璀璨光芒,沉郁着夜下星光熠熠中轻柔温和的风声,带着夕阳余晖的浓烈深沉。

王盟眯起眸子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他想起之前说过的话,眼神不由得又黯淡下来。

“我不喜欢这样。”王盟说。他拿起搁在一旁的刀,闷头离开了窗边。他走了几步,忽然停下来:“我今天……似乎看见了未来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就是,战斗之前……”王盟回忆道。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和他两只眼睛的颜色有关系,但是异色瞳在宝石之中真的不算多见。

吴邪想了想,他没见过这种情况:“走,我们去找我二叔。”

叩开厚重的大门,那个精明睿智的人端坐其中,宛如雕塑一般。黑发中掺杂着些许白丝。这个使所有宝石有了家的人啊,却也依旧敌不过岁月。

“二叔?”吴邪轻声道。

吴二白睁开了眼睛:“很晚了。”

“老师,”王盟犹豫了一下,确认了这个称呼,“我看见了未来。”

吴二白转过身,脸上掠过一丝诧异:“你会占卜?”

王盟想了想,点点头:“如果这样就是占卜,那算是吧。”他看着吴二白走到一个抽屉前,伸手拉动了那个已经静止千年的铜环。吴二白把手伸进去,拿出来一只水晶球。

水晶球用天鹅绒的布包着,散发着银色的光芒。

吴二白捧着水晶球走到王盟身边,王盟看着这个球,他的面孔倒映在上面。

“你的占卜本领异于常人。”吴二白道,“水晶球能帮你更好的发挥你的能力。但是要小心,如果你直接接触这只水晶球,你有可能会碎掉。”王盟轻轻地接过水晶球,球隔着鹅绒布沁出一种冰冰凉凉的温度,很舒服。

“吴邪,你先回去吧,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王盟说。”吴二白轻声道,声音平稳,不带任何感情。吴邪有些好奇地看看吴二白,还是离开了。

王盟捧着水晶球站在原地,吴二白在他对面坐下,少有的犹豫过后,他开口道:“你确定要成为占卜师吗,能知道未来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。”王盟愣了,他不太明白吴二白话里的意思。

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
“这不是一个一般人能负担的起的职务,况且你还很年轻。”吴二白道,“能预知未来,就意味着无敌。”

他不明白:“那不是很好吗?”

吴二白摇头,说出了那句他曾听到过的话:“战斗,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”

王盟不解,但是他也没有继续说什么,就这么拿着水晶球回房间去了。

吴二白凝望着那个曾经放着水晶球的抽屉。他走到抽屉边,拿起了抽屉里的另一样东西。

那是来自阿宁的碎片,天青石,硬度3.5。

这块碎片从这只水晶球被存放在这儿起就跟随它一起存在了。碎片的主人就是第一任占卜师。

可是她却永远地留在了月球上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