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二.占卜师的故事(下)

王盟有个水晶球的事传的很快,不明所以的人们猜测着这个新来的王盟莫不是脑子有问题,整天对这个透明玻璃球神神叨叨的。但是黑瞎子看见水晶球后,皱了皱眉,快步去找吴二白。

他敲门进去,开口就问:“水晶球是你给的?”

吴二白点点头。

“我们当初不是说了吗,这个水晶球不能再拿出来。”黑瞎子道,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与严重性。

吴二白看着黑瞎子,他的目光透过那副墨镜,扎到了黑瞎子的心里:“你也迷信吗?”

黑瞎子愣了一下,随即摇摇头。

“我想打个赌。”吴二白说,“赌他不会被带上月球。”

黑瞎子盯着吴二白,他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话来。他走出房间,和上门的一刹那,他似乎听见了吴二白轻声的叹息。

“哑巴,你怎么看?”黑瞎子从吴二白那里离开后就去找了张起灵,他总觉得这样做不仅冒险,而且极其荒唐。作为战斗力很弱而且很脆的占卜师,月人无论如何都能轻易地带走他。

张起灵默默地听完,想了想,说:“加强警戒。”黑瞎子点头,这大概是唯一的办法了。半晌,他突然笑了:“说实话,我倒真想看看这小子能挺多久。”

张起灵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风把他额前的碎发吹乱,宝石折射着阳光在大地上闪耀。两个人的谈话随着一阵风远去,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张起灵突然抽出了背后的刀,拽了一把黑瞎子就向前冲去。黑瞎子回头一看,空中的黑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,他扶了扶墨镜,从腰间抽出短刀,朝月人冲去。

两个人如同两道黑影,一前一后。空气剧烈地扭曲起来,绕着梵音,古刀一挥。

利刃破空,精准而迅速地断开月人的脆弱的脖颈。手腕用力,刀锋旋转,张起灵把古刀作为一个支柱,自己借力腾空跃起。黑瞎子看见后,伸手与张起灵握住,借他的力朝更高的地方跃去。

双手紧握,黑瞎子落地的时候把张起灵甩上了高空。晴空无边,浮云交叠。黑金的暗光仿佛利刃与盾,藕色的箭矛划破天空却又铮铮落地。

张起灵踩上黑瞎子的肩,刀刃翻转着朝着月人的“器”挥斩而去。诡异的莲藕孔洞中,空无一物。

雾缓缓散开,两人默契地从黑云之上跳下。

黑瞎子把短刀插回腰间看向张起灵——他沉默着把古刀插回了刀鞘。

“怎么了,在为那个小家伙担心吗?”黑瞎子问。

张起灵摇摇头:“这次的月人和我们上次遇到的不太一样,他们似乎会不断地增强。”

黑瞎子想了想,确实,这次的月人数量比上次多,而且所用的武器似乎也经过改良。

“太快了。”他叹气。月人的进化速度和宝石学习战斗技巧的速度相比,实在是天差地别。他问张起灵:“你很早就发现了吗?”

“嗯,但是很难确认,月人很少连续两天在同一地点出没。不过这次的月人,比我上次交锋时实在要强太多。”张起灵道。他隐隐担心,这样下去,迟早有一天看到的不是月人,而是——怪物。

吴邪有些气愤地拉开了王盟房间的门,他看见王盟坐在窗边摆弄着他的水晶球。

“你怎么不出警戒!”吴邪质问道。

王盟指了指他的水晶球:“月人今天已经来过了,不用出警戒啦。”

吴邪挑了挑眉,王盟继续说:“我昨天就从水晶球里看见了,有两道黑影一下子就把月人打垮了。”他停了停,忍不住补充道,“好酷啊,他们是谁?”

吴邪想了想,两道黑影,只有可能是他们了。他说:“拿长刀的是张起灵,圆粒金刚石,硬度10;拿短刀的是黑瞎子,黑钻,硬度10。”

王盟盯着水晶球里闪动的月人图像,忽然问:“吴邪,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月人越来越难打了?”

评论(9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