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
四.星河永别(上)
 

王盟最后还是留了头发,为了吴邪的手。他剪头发的时候,吴邪就在一旁看着。对面的王盟略微有点儿拘谨,眼神瞟着窗外的蝴蝶,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那青眸里蕴含着连绵无垠的青金星海,青绿里沉郁着万里的星河青兰。

靛蓝色长发从耳边利落地断下,王盟最终对上了吴邪的目光,他踌躇道:“不习惯我这样吗?”

吴邪细细地打量着他,轻声道:“不……我喜欢。”

三千年间,两人并肩作战。月人的进化还在继续着,但王盟的占卜力量也越来越强大,这种兵来将挡的日子倒也使宝石之国出奇地安宁。不过王盟还是一如既往地迟钝,他不是傻,只是他懒得去思考罢了。同样地,他对于感情也麻木的很。他说不清自己对吴邪是什么感情,也不理解吴邪对自己是什么感情。对于他来说,这个问题或许永远都想不清楚,没有答案。

直到有一天,吴邪叩开王盟的房门,给他讲了阿宁的故事。王盟凝视着那个水晶球,久久没有说话。霎时间,当年吴二白那句话的跳入了他的脑海——“能知道未来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”。他明白了,并第一次把一件事想的这么通透。

是,真不是什么好事。死神会光顾的职业根本没有人愿意干,偏偏他一个人傻逼兮兮得像得了宝似的。他也懂了月人疯狂进化的原因,说白了就是“充实”自己再灭了他。

他看向吴邪,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怨气。但这股气他没地方撒,因为这怨不得别人,只能怨他自己太傻。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那个水晶球上。它静静地躺在那块天鹅绒布上,散发着幽幽的银光。

王盟发狠地扑上去,猛地揪起那块布,水晶球被掀到空中,砸在地上成了一堆碎片。银白色的烟雾旋转着消失在空气中。

碎块当当地在地上跳着,一下一下砸在王盟的心上。

“你干什么!你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!”吴邪眼睁睁地看着水晶球被摔碎。他冲上去,用布小心翼翼地把碎片一块一块捡起来包好。王盟站在一旁盯着吴邪的一举一动,大口地喘着气。

最初的冲动到现在已经变为了深深地恐惧。水晶球在他眼里已经成为一个不可触碰的怪物,他必须毁灭它。而且他心里很清楚,没有水晶球的帮助是无法预测长久之后的事的,最多提早一个小时。

吴邪把水晶球的碎片放到一边,起身看着王盟道:“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,有个球就了不起了?”他的语气很冷,听得王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。

王盟垂下眼睛,嘴唇嗫嚅了半天,也没说出来什么。吴邪也没有说话,半晌抬脚踹向他腹部。王盟没有防备,朝后倒下去。一柜子东西被碰倒,哗啦啦掉了一地。

王盟捂着腹部挣扎着爬起来,喉咙里细小的呜咽声被掩盖得很好。他手臂上全是裂纹。突然间,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促使他一把揪住吴邪的衣领,他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原本不应该是这样。他吼道:“你他妈懂什么!”他冥冥中知道不应该把这股气撒给吴邪,但他实在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。

王盟索性把所有的矜持与稳重全部撕开,骂道:“又不是你被月人盯上,你他妈当然体会不到!我才不在乎什么占卜什么未来,我只想活下去。”他双眼渐渐发红了,松开揪着吴邪的手,低着头朝门口走去。他本就不善言语,连骂人都不会。他就算心里有万千委屈,到头来只会变成一句“我很难过”。

“……你回来。”已经走到门口的王盟被这么硬生生叫住,“我叫你回来。”

王盟头也不回地走出去,头发上的碎金掉了一地。他低着头朝前走,等抬头时,他已站在西之高原上。眼泪贴着裂纹划过脸颊,他双手撑在膝盖上,冲着大海发出了一声夹杂着无数连他自己都道不明的情感的怒吼:“啊——!”他跌坐在地,像个孩子一般哭了起来。他哭累了,就睡着了。

夕阳十分,风是柔的,光是暖的。梵音悄然而至,长箭袭向打盹的王盟。

“哈,很好……”他睁开眼,脸上还留有泪痕。淋漓尽致地哭过之后,他已为自己寻好了归宿。他起身,拔刀对准了天上的黑点。

“——来吧!”

评论(2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