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神洛基×画家森】画中人是心上人

抖森视角。


他绝对是我最棒的艺术品。

厚重的颜料被一层层刷上画布,画中人的轮廓在一笔一划的勾勒下渐渐清晰。我画了三天三夜,拼命揪着脑子里灵感的尾巴,把它通过画笔印在画布上。

放下画笔后我倒头昏睡了一整天。再次醒来时,我看见洛基站在了我的床边——我很清楚“他”就是洛基。他的笑容和眼神与我笔下创造出来的邪神一模一样。我抬头看了看自己那幅画,它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背景,而画中人此刻正站在我旁边。

“嗨,”我揉了揉脑袋起身坐在床沿,“Mr. Laufeyson.”

他低头看着我,带有弯角的头盔散发着柔和的金属光泽。他的大半张脸都被隐藏在头盔的阴影下面,唯有那双映着宇宙星辰的眼睛始终闪烁。说实话,眼睛是我最喜欢的部分——它混杂着延绵的金绿,沉郁着无垠的宇宙星辰。

他的眼睛里有故事,而我为此陶醉。

“Tom,a painter?”他开口环顾四周,视线最终又落在我身上。他的声音很轻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我所栖身的这间小阁楼被我改造后成了一间画室——算是一个勉强下榻的地方。曾有人请我画出邪神洛基,并会为此付给我一大笔钱。这对于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家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我当即答应下来,并告诉那个人我会在一个星期内画完。今天是第八天,那个人要来亲自取画。

我从床上跳下来,光着脚在木地板上走,踩得地板嘎吱作响。对着镜子稍稍打理了一下自己,回头对洛基说:“邪神先生,您能否回到……”

他站在画布前毫不留情地直接打断了我:“不能。”他似乎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玩笑,我看见他在竭力绷着脸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“可是这幅画是我为别人画的,你必须得回去。”我愣了几秒,暗自惊异于他能看透我的思想。或许他真的如同神话里所写,如此自大,喜欢恶作剧。可我当初下笔时依旧认为他还有一颗善良之心。

我试图说服他,可刚张开嘴就听见阁楼的楼梯被人粗暴地一脚踏上,发出了几近崩溃的吱呀声。我看了一眼洛基,他脸上正带着那种安静的笑容。

拉开门时那人正站在门口,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解释这幅画的事儿。“呃…先生,”我酝酿了一下开了口,“有件事我——”他似乎不想听我解释,只是伸出一只有力的手把一袋钱塞进了我的怀里并把我拨到一边,大跨步走进了阁楼。

我转头朝那幅画看去,惊奇地发现洛基回到了画布里。那幅画静静地立在画架上,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那个人端详着这幅画,我从门口走过去,悄悄地站在旁边。他把画举起来,我注意到洛基的眼神居然变得黯淡,不由得心里一沉——他不喜欢这样。几乎是下意识地,我张口喊道:“等一下,先生——”他转过头来,脸上带着愠色。我尽量不显出紧张的神色,“我不卖了。”伸手把钱袋递向他,目光却停在那幅画上。

他伸手拿回那袋钱,把画略有粗鲁地递还给我:“是因为钱吗?你或许会说这艺术作品价值很高,但我想人不能太贪心。”我低头看了看洛基的眼睛,它现在已经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,还似乎带着一丝得意。

我抬起头:“不,先生,但有些东西是无价的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