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庶

主坑盗笔/漫威,是个(咸鱼)写手,励志为冷圈产粮。极其杂食,可拆可逆。其他坑:三体/楚留香/第五人格/三国/勇者大冒险/宝石之国。

【邪盟】宝石之国paro——《青石长存》

五.夜幕(上)



吴邪委托黎簇把王盟的头颅放进了一个匣子里。盖子合上了,这颗头颅如同那只水晶球,被封存于黑暗之中,终日与灰尘为伴。

他躺在医务室里,解雨臣正在修复他。半个小时后,他下了床朝门外走去,走到门口时他停下了,回头对解雨臣笑了笑:“谢谢你,我没事。”解雨臣此时却笑不出来,他分明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吴邪的眼睛里消失了。

吴邪回到房间,看见了黎簇放在他床上的匣子。他走上前,把匣子轻轻搁在了抽屉里。天已经完全暗下来,他站在窗前看着那点点星空,忽然想起了阿宁。

孤独的占卜师啊,你找到属于你的那片星空了吗?

——会的,会找到的。

那天晚上,黑瞎子去找了吴二白。一进门他就笑了:“你输了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你忘了吗,你曾和我打赌,赌王盟不会被带上月球。”黑瞎子说。吴二白想起来了,他愣了愣,这个不经心的赌约,现在又在他心上加了一道沉重的枷锁。“但是,他是最后一个了。”黑瞎子继续道,“他打碎了水晶球,干的很漂亮。”

吴二白张了张嘴,没有说什么。

身周似乎都是雾气,拨不开,也没有边际。吴邪漫无目的地朝前走去,走了很久,还是像在原地打转。终于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雾气渐渐变淡,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悬崖旁。

这个悬崖看起来好熟悉,他想,是西之高原!怎么会到这儿来?他环顾四周,发现一抹沉青从银白色的雾中浮出。

“王盟?”他诧异道。

王盟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,他笑着,笑得很轻柔:“我不怨你。”他伸出手,“看看四周,他们都是我的同类。”吴邪静静地看着,王盟的身后渐渐浮现出无数的宝石碎片。那些碎片漂浮着聚集起来,每一种碎片最终都聚集成一个球体。

“他们是……?”吴邪问,但他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。

王盟说:“他们是曾经的占卜师,或者说,曾经的我。”他指着身边那个近乎透明的球体,默默道,“这是阿宁。”
吴邪沉默着,这些已经逝去的先人们啊,若非宿命,何至如此。

“能预知未来真的不是什么好事。”王盟似是能看透吴邪的思想,突然说道。

他眸中万千星河,闪烁着聪慧的光芒。

吴邪看着他,他自嘲地笑笑:“我当时真的很幼稚,总想使这个世界和平,现在看来,你是对的。‘战斗,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’。”

吴邪跺跺脚,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王盟笑了笑,那笑容夹杂着春日的阳光,直透到吴邪心里。他说:“你的梦境。”雾又浓了起来,包裹着他,慢慢将他浸没。

“我们还会再见。”王盟把一缕垂下的发丝拨开,“也许会像黎明与黑暗暧昧不清的分界线,若有若无。”

“我们还会再见。”吴邪重复着。

但他知道,这一别离,若想再相见,也只有粉末细微的悲鸣。

“那么……记住吧,我一直都在,也许哪一天会回来。”雾气萦绕,王盟在银白迷雾中侧头过去,不经意间一瞥,好似星河流淌。

藕粉色的长箭却是突然之间破空而来。那抹帝王青色的身影刹那间如冰雪般消散破碎。

“没办法……”

失去的是万里的星河青金。

得到的是千年的悲伤岑寂。

共生的是刹那的低语呢喃。

评论(1)

热度(26)